<cite id="vflnt"><strike id="vflnt"><thead id="vflnt"></thead></strike></cite>
<cite id="vflnt"></cite>
<cite id="vflnt"></cite>
<cite id="vflnt"></cite>
<cite id="vflnt"><strike id="vflnt"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vflnt"></var>
<var id="vflnt"><video id="vflnt"><thead id="vflnt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vflnt"></cite><cite id="vflnt"></cite><ins id="vflnt"></ins>
<var id="vflnt"></var>
<cite id="vflnt"><video id="vflnt"><thead id="vflnt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vflnt"></var><var id="vflnt"><strike id="vflnt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vflnt"><strike id="vflnt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vflnt"></var>

電影圈最近為他撕破了臉

2019-11-09 00:22:02

服裝吊牌 http://www.2daxiang.cn

最近,好萊塢在吵架吵得厲害。

圍繞的是這么一個話題:

漫威的超級英雄片究竟算不算是電影?

正方辯友各執己見,爭得那叫一個面紅耳赤。

事情最早要回到10月初《帝國雜志》的一次采訪。

話題發起者,美國導演馬丁·斯科塞斯被問及「是否看漫威的超級英雄片」時回答說:

漫威電影在我看來似乎更接近于主題公園,我覺得它們不是「電影」(cinema)。

這句話是有具體語境的,想表達的本意是與傳統電影區分,但被斷章取義后就被粗暴理解成了

「漫威電影不是電影?!?/strong>

緊接著,一場激烈的辯論就爆發了。

一邊是漫威導演和影迷們的猛烈反擊。

有人覺得他太過傳統保守,跟不上時代。

「馬丁爺爺就是個老蠢貨,讓他嘴炮自嗨去吧」

有人覺得他太片面,只接受得了自己喜歡的東西。

「馬丁老爺子說的有點道理但我是漫威粉,所以我還是受傷了?!?/p>

《雷神3》的導演塔伊加·維迪提也是予以直接回應:

「這些當然是電影!它們不就在電影院放么?!?/strong>

另一邊則是老牌導演們的力挺。

曾經執導過《教父》和《現代啟示錄》的導演弗朗西斯·科波拉,批評地更為嚴厲:

「馬丁說得太過客氣。在我看來,漫威電影真令人生厭?!?/strong>

爭論愈演愈烈。

這迫使馬丁老爺子決定再站出來解釋一下。

在《紐約時報》上發表了《馬丁斯科塞斯:我說過漫威不是電影,請允許我來解釋》一文。

內容情真意切,稱得上是一篇寫給影迷的陳情表。

全文翻譯后,在國內影迷圈也是被瘋狂轉發。

在文章中,他表達了自己對于「電影是什么」這一問題的理解:

「電影關乎美學、情感和精神的啟示。關乎人物的復雜和矛盾性。關乎在銀幕上以一種藝術的形式擴大對于可能性的感知?!?/p>

而對于超級英雄電影:

「現代系列大片的本質:市場調查、觀眾測試、審查、修改、翻新和再加工,直至可供消費?!?/p>

漫威世界與他對于「電影本質」的理解,距離非常遙遠。

「電影是什么?」,這個話題實在太大了。

從電影誕生之初就被各大家討論、定義,近年來隨著電影技術的快速更迭,更是隔三差五會被cue到。

而此次討論之所以風波那么大,一方面是因為漫威風頭正盛,另一方面,也是因為馬丁·斯科塞斯。

他背后代表著的,是一個電影時代。

世界影壇上的導演那么多。

馬丁老爺子是為數不多仍然活躍著的——

最牛逼的電影大師之一。

作為美國新好萊塢電影代表,他的成就讓絕大多數人都望塵莫及。

包攬奧斯卡、戛納、威尼斯、金球等各大「最佳導演獎」。

因為從小在紐約黑手黨聚集的意大利街區長大,底層犯罪、黑幫暴力,成為了他偏愛的主題。

代表作部部如雷貫耳:

展現黑手黨時代起伏的《好家伙》;

講述拳王杰克拉莫塔的《憤怒的公?!?;

贏得奧斯卡最佳影片獎的《無間行者》;

還有《紐約黑幫》、《飛行家》、《華爾街之狼》、《雨果》等等等等。

最堪稱不朽,當屬新黑色電影的代表作——

《出租車司機》。

本片一舉拿下1976年的戛納電影節的金棕櫚大獎。

捧紅了羅伯特·德尼羅朱迪·福斯特兩位大牌影帝&影后。

影片中主角特拉維斯的一句「你在跟我說話嗎?」(Youtalkin'tome?)

成為影迷口中廣為流傳的經典臺詞。

電影的高潮戲更是為人津津樂道。

對生活徹底絕望的特拉維斯沖進妓院,一路瘋狂殺戮。

導演運用大量的特寫鏡頭和凌厲的剪輯,讓觀眾也陷入這種瘋狂的情緒中。

暗黃色的色調搭配紅色血漿,碰撞出極強的視覺沖擊力。

迷離、冷峻、疏離的鏡頭氛圍極富感染力。

犯罪片中稀松平常的情節,被這位「電影社會學家」拍出了不一樣的味道。

幾十年來,對于電影藝術的堅持讓馬丁·斯科塞斯成為了無數人尊敬和崇拜的大師。

有一件趣事常常會被人提起。

馬丁曾經擔任過戛納的評委會主席。

當年的評委會大獎是導演羅伯托·貝尼尼的《美麗人生》。

作為馬丁的忠實粉絲,當貝尼尼得知自己獲獎時,竟直接在舞臺上向馬丁下跪,而后抱起他轉了一圈。

足見電影人對他的熱愛。

年過七旬的馬丁至今依舊活躍在影壇上。

今年的《愛爾蘭人》,便是他回歸黑幫題材的又一力作。

片長三個小時半。

改編自查爾斯·布朗特的一本關于歷史懸案的調查回憶錄。

講述了一名黑手黨殺手回顧自己如何從認識到接近,最后殺害工會領袖吉米霍法的過程。

電影成本極其高昂。

集齊了可謂是黑幫電影史上最豪華的演員陣容:

阿爾·帕西諾(《教父》《聞香識女人》);

羅伯特·德尼羅(《教父2》《憤怒的公?!罚?;

喬·佩西(《憤怒的公?!贰逗眉一铩罚?;

哈維·凱特爾(《末路狂花》《落水狗》)。

肉眼可見,又是一部史詩級作品。

雖然尚未正式上線,但口碑目前已經爆炸。

IMDb8.6,豆瓣9.0。

媒體評分MTC更是給出了94分!

目前位列「2019年度最佳電影」第三名。

以一分之差,僅次于《寄生蟲》和寡姐口碑爆炸的新片《婚姻故事》。

然而,這部神級電影還有另一個值得關注的話題。

它是由流媒體巨頭Netflix投資的作品。

正因為如此。

這部電影只會在個別院線作小規模放映,然后于11月27日上線Netflix平臺。

還記得前面提到的,《雷神3》的導演的反擊嗎?

漫威電影是在影院公映的,當然是電影。

那么反推——

《愛爾蘭人》算不算電影呢?

流媒體平臺上的電影又算不算電影呢?

這個話題其實也不新鮮了。

去年同樣由Netflix投資,斬獲金獅獎的《羅馬》也引發過爭議。

戛納直接拒絕該片入圍主競賽單元;

斯皮爾伯格也態度鮮明:

「我堅信電影院需要永遠存在?!?/strong>

抵制漫威或抵制流媒體,背后所呈現的邏輯其實是一致的:

在技術發展面前,電影人難以掩飾的焦慮感和危機感。

近些年來,電影的內容、形式、傳播方式都在迅速發生變化。

以漫威為主的超英大片大幅度占領院線市場;

迅猛發展的流媒體平臺又分流走了大量影院觀眾。

如果不是特效大片,越來越多人寧可等線上資源,呆在家里用小屏看,也不愿再去影院。

真正肯走進影院為非爆米花電影買單的人越來越少。

所以馬丁斯科塞斯們到底在焦慮什么?害怕什么?

是技術本身嗎?肯定不是。

電影這門藝術本身就是伴隨著技術成長起來,不可分割的。

是漫威、DC等漫改超級英雄電影嗎?也不是。

《小丑》能拿下金獅獎已經足以說明問題。

他們真正擔憂的,是新一代電影人對技術的過分依賴,而削弱了對美學的追求。

擔憂被特效大片灌溉起來的新一代觀眾,喪失了對藝術的鑒賞。

電影的魅力,不僅僅在于視覺的沖擊,更在于心理的共情。

是走出影院后,保留與沉淀下來的東西。

李安執著于120幀,勇敢探索電影的可能性。

但他也清醒意識到,目前正在以犧牲故事為代價。

連他自己都說,嚴格說起來,《雙子殺手》也不算電影。

內容與形式的平衡,太難把握。

李安尚且如此,其他人呢?

作為觀眾,我們已經見過太多形式大于內容的電影,甚至為此不斷逐漸放低自己的底線。

「特效好看就行吧,故事隨便了」,很多人如此說。

歸根結底。

「漫威是不是電影」這個問題其實并不重要。

重要的是,在以漫威為代表的大片之外,還留有多少空間給其他的電影生存。

電影作為商品,經濟價值早已被開發地淋漓盡致;

而它作為藝術呢?

之后的路該指向何方?

這個問題的答案——

還需要我們觀眾和電影人共同去尋找。

點個「在看」

良性的電影市場,應該允許更多的可能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關于我們

固鎮新聞網是領先的新聞資訊平臺,匯集美食文化、教育科研、商旅生涯、房產家居、投資理財、生活百科、等多方面權威信息

版權信息

固鎮新聞網版權所有,未經允許不可復制本站鏡像,本站文章來源于網絡,如有侵權請郵件舉報!

澳洲幸运5计划贴吧